*ST金杯面临退市 华晨密谋大动作

浏览量:21 次

魏黎明

连续7个交易日触及涨停之后,紧接着又连续4个交易日触及跌停,*ST金杯(600609)让人有点看不明白。

退市、摘帽、“最牛散户”,*ST金杯一度成为话题。一个大背景是,祁玉民一再声称,将在资本市场有大动作。资本市场静待华晨的“大动作”,相形之下华晨专用车布局、金杯大海狮上市以及中华轿车新政等实业发展稍显失色。

民族证券汽车分析师曹鹤认为,华晨势必要实现华晨中国回归A股。而经过一系列的债务重组、股权置换等动作后,*ST金杯已是一个优质的壳资源。在他看来,于重组关头的华晨,必须抓紧时机否则可能就“没机会了”。

技术扭亏

10月27日,金杯客车第一百万辆车下线。金杯大海狮同时上市,这是华晨H2平台的首款产品。资料显示,今年1-9月,金杯海狮实现整车销售61839辆,阁瑞斯MPV实现整车销售14071辆。

与销量相比,*ST金杯的第三季度报告不容乐观。公司7-9月实现净利润仅207余万元,同比下降近九成。而1-9月,公司实现净利润约1.75亿元,同比猛增194.55%。

但这一切并非完全得益于实业增长,而是拜实际控制人华晨集团的一系列技术扭亏措施所赐。

今年3月,*ST金杯与农行辽宁省分行确定债务重组方案。截至今年3月15日,公司欠贷款本金6487万元,在偿还1102.79万元后,免除剩余贷款本金5384.21万元以及利息约1.09亿元。此举意味着,*ST金杯获得重组收益1.63亿元。

此前,*ST金杯持有的亏损资产民生投资信用担保公司部分股权以及中华轿车业务,相继被转让给华晨集团。一系列资产置带来的亏损减记和投资收益,同样令*ST金杯实现技术扭亏。

华晨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有中华轿车这一个烂摊子,*ST金杯在2008年戴上ST的帽子,迄今已近3年。今年5月,上交所向*ST金杯下达退市风险警示。如不能在今年底实现扭亏,*ST金杯将退市。

对此,华晨集团掌门人祁玉民一再声称,*ST金杯肯定将摘帽,而且,华晨还要在资本市场有大动作。

市场闻风而动。随着三季报公布的流通股股东表显示,“最牛散户”刘芳、叶晶夫妇已经潜入。此后,自11月2日*ST金杯连续7个交易日触及涨停,股价由4.58元一路攀升至6.16元高点,涨幅超过34%。

但随后,自11月12日至16日,*ST金杯又连续3个交易日触及跌停。“最牛散户”效应并未带来持久繁荣,从而显示*ST金杯缺乏实业支撑的技术扭亏后继乏力。

三季报的一系列数据显示,*ST金杯的形势仍不容乐观。除期内净利润大幅下降之外,公司存货达到约6.64亿元,比年初增长28.25%。因期内承兑汇票贴现金额增加以及利率上调,公司财务费用比年初增长45%。与此同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在前期正值基础上一变而为约-2417万元。

钱的问题

一直以来,华晨因缺钱而将被一汽或广汽重组的传闻不断。对此,祁玉民一再表示,钱的问题不是问题。

事实也是如此。作为华晨的实际拥有人,辽宁省不会坐视华晨没落。祁玉民曾透露,辽宁省一度给予华晨直接资金支持超过10亿元。与此同时,*ST金杯的债务重组等也离不开政府的从中斡旋。

但是华晨注定不可能依靠输血活下去,华晨必须要学会自己去找钱。在*ST金杯和旗下另一上市公司申华控股(600653),华晨几度拆借贷款,以新还旧。11月15日,申华控股发布公告称,获准发行短期融资券,额度为5亿元。

与向银行借贷相比,资本市场是祁玉民更为青睐的融资领域。“资本市场筹集资金是成本最低的,我还是要把它放在第一位。”祁玉民曾经说。

事实上,去年华晨曾经在华晨中国(01114.HK)身上展示了相当漂亮的一手。去年底,华晨集团向二级市场配售5亿股华晨中国旧股,一举套现11.25亿港币。

这期间,华晨集团主导将中华轿车业务从华晨中国和*ST金杯剥离,并且使华晨中国通过兴远东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下简称兴远东)增持华晨宝马股权至50%。受此两项举措影响,华晨中国业绩获得大幅提升。其股价也一度由最低0.221港币上升至最高8.45港币,2年间连翻数十倍。

眼下看来,祁玉民为华晨找来的“好项目”是专用车。今年7月以来,华晨在上海先后成立了两个专用车公司。9月,华晨北方专用车工厂也正式奠基。

祁玉民认为,专用车市场今年的市场需求在105-110万辆之间,非常庞大。因此,整个“十二五”、“十三五”期间,华晨将大批量生产专用车。

港股回归?

事实上,华晨在进行“大动作”之前,其心思已经通过一系列“小动作”初露端倪。

自仰融出走之后,在辽宁省主导下,华晨系上市公司股权关系一直在重整。作为主力业务的载体,*ST金杯的股权关系重整相当具有代表性。

2003年底,华晨围绕*ST金杯进行了一系列股权转让。最终,沈阳金杯汽车工业控股有限公司 (下简称金杯汽控)和沈阳新金杯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新金杯投资)分别间接和直接持有*ST金杯股权。

2007年底,经过一系列减持,金杯汽控通过沈阳市汽车工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简称汽车资产公司)持有*ST金杯24.38%股权,新金杯投资直接持有*ST金杯8.97%股权。

金杯汽控分别持有汽车资产公司和新金杯投资各90%股权。沈阳新金杯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下简称新金杯发展)分别持有上述该两公司10%股权。与此同时,新金杯发展又持有金杯汽控99%股权。也就是说,新金杯发展才是*ST金杯的间接控股股东。

将*ST金杯与华晨中国联系起来的是,兴远东持有新金杯发展99%股权,而兴远东是华晨中国的全资子公司。也就是说,华晨中国通过一系列控股公司,间接持有*ST金杯总计33.35%股权。

曹鹤认为,*ST金杯的股权关系在仰融时代曾一度造成一个 “迷宫”,目前这个“迷宫”已经渐渐理清楚了。而华晨这么做的目的,就在于打通*ST金杯与华晨中国之间的通道,为华晨中国的回归做准备。

与此同时,将中华轿车业务从*ST金杯剥离,申华控股减持*ST金杯股权,以及一系列债务重组等,在曹鹤看来都使得*ST金杯成为一个优质壳资源。

今年1月,华晨中国斥资3000万元,通过兴远东再度分别增持新金杯发展和金杯汽控各1%股权。此后,金杯汽控成为新金杯发展的全资子公司,而新金杯发展又成为兴远东的全资子公司,兴远东又是华晨中国的全资子公司。

由于金杯汽控持有华晨宝马50%权益,因此外界关注到华晨中国通过此举间接持有了华晨宝马50%的实际权益。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华晨中国也一箭双雕地进一步加强了对*ST金杯的控制。华晨系分别在港股和A股的两大主力上市公司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

曹鹤认为,华晨正于重组的重要关头,而这不是华晨或辽宁省自己就能够决定的,整个产业重组是国家的一项决策。在这个关口,华晨要独立生存和发展,必须首先让华晨中国回归A股。

“再不回归就没机会了,时机很紧迫。”曹鹤说。

(本报记者杨小林对本文亦有贡献)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ST金杯面临退市 华晨密谋大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