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检查组摸底 油荒源自两巨头限供

浏览量:16 次

11月17日,无锡惠山区某加油站出现了这样一幕场景:一位货车司机买了300元0号柴油后仍不肯离去,坚持要求加油站再加点油,理由是限量加300元根本跑不出多远。依照他的经验,前方更难遇到柴油充足的加油站。这么一闹,排在后面的长长的车队堵得更长了,在加油站工作人员拨打110叫来警察之后,这名司机才怏怏离去。

同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文要求确保敞开供应柴油。

为阻止“柴油荒”在各地蔓延,记者昨日(11月18日)独家获悉,在国家发改委督促下,各地物价部门已派出检查组紧急开展专项检查,预防和制止成品油经营单位在批发和零售环节的抬价销售行为。

而在这场专项检查中,有地方物价部门反映,中石油中石化对柴油供应的限制,是本轮柴油荒的最主要原因。

专项检查“紧急”启动

11月起,全国多区出现“柴油荒”,不少加油站实行限量供应。在多种因素交杂下,“柴油荒”已给一些地方带来了多重矛盾,货车司机为加柴油排长队,出现严重道路拥堵;宁夏固原市145辆城市公交车甚至全部停运;重庆渝北区龙兴殡仪馆甚至向媒体求助提供柴油,因无法火化遗体。

这些异常现象已经引来发改委的重视。本月初,一封名为《关于立即开展柴油价格重点检查切实维护成品油市场价格秩序的通知》的文件下发至多地发改委和物价局。

这封并未在发改委网站上公示的通知要求,11月4日起各地各级物价局立即开展柴油价格重点检查,切实维护成品油市场供应与价格稳定。

某地方物价局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次专项检查在多地同时启动,级别为“紧急”,检查时限为今年1月1日以来发生的价格行为。

在上述通知中写明:当前成品油市场供应特别是柴油供应形势严峻,部分炼油企业、成品油经营单位在批发零售环节,违反国家有关规定抬价销售,加剧了柴油供应紧张局面。

地方:油荒至今尚未缓解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检查并未写明结束时间。但记者获悉,首轮摸底检查基本结束,一些价检部门已出具相应报告。多地检查人员搜集到的情况反映出油荒至今尚未缓解。

在无锡,某区物价局价格检查所相关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对当地15家加油站及3家成品油批发单位的检查情况分析,该区的柴油市场价格是按照国家定价执行的,但是供应紧张。本质原因是供应源头“被卡”,拿不到油。

在该所出具的《对当前××区柴油市场价格检查的报告》一文中写明,目前社会加油站0号柴油从10月底就已停止供应,中石油中石化加油站的供应也不稳定,普遍采用限量方式,限量加柴油的做法人为地增加了车辆加油的次数,加重了排队加油现象。

“去年与今年相比,我们区的柴油消费量没有变化,供需双项中是供应一方出现了突变”,上述人士说,他们调查了解到的情况,可以归结为:一是中石油中石化的柴油供应出现问题,社会成品油批发企业、加油站买不到0号柴油;二是中石油中石化自己加油站的0号柴油供应也被控制,源头柴油供应的紧张是最主要原因。

重庆江北区发改委派出的检查组成员则反映,尽管加油站均有0号柴油销售,但中石油中石化加油站仍在采取限量供应手段。在中石化虾子蝙加油站,每车最多只能加200元0号柴油,11月9日该加油站库存仅为20吨。而中石油加油站则对厂矿、施工等单位的大需求量予以限制。

而在一些地区,如果不愿意限量加0号(6.39元/升)柴油,提供给货车司机的一种选择是-10号柴油。其每升6.77元,油价执行的是国家定价。当地部分社会加油站柴油加油仅供应这种型号柴油。但-10号柴油比0号柴油每升高0.38元,增加了不少长途运输成本。

油荒拷问垄断和成品油机制

从库存过剩突然变得极度紧缺,进而席卷全国的“柴油荒”,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来自海关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成品油出口2102万吨,同比增长23.4%,其中9月份成品油出口209万吨,柴油出口36.81万吨,同比增长25.3%。

据了解,今年前9个月成品油产量增幅明显,中石油、中石化两大集团为了消化库存,完成季度销售任务,拼命加大出口,不断向商务部申请增加成品油出口配额,甚至不惜低价出口。海关统计显示,9月、10月,成品油出口均价明显降低。

有成品油分析师表示,当前形成“油荒”的因素中,既有一定程度的资源偏紧原因,也有人们对市场预期的本能反应,以及国内通胀加剧形成的全社会各物价上升的外部环境作用。

但更为重要的原因是,现行油价体制“严管零售、宽松批发”,直接促成了“批零倒挂”现象。

“9月20日调价之后,推涨油价1000元,并突破批发规定价直至今日的批零倒挂600余元主要就是这双手的作为。”东方油气网首席分析师钟健说,按照现行定价机制,自行上调零售价要受到国家零售最高限价的限制,但是在批发环节却可以“灵活”理价格,“批零倒挂”是对现行定价机制的一种变通反应。

有分析指出,由于炼油厂绝大多数属于中石油、中石化两家公司,批发价的协议定价其实就是垄断企业定价。这就形成了我国成品油零售价由政府定、批发价由垄断企业定的局面。当两者不一致时,就会出现“批零倒挂”,导致库存有油但市场无油的奇怪现象。

当前,全国柴油批发均价仍远高于全国柴油零售均价。以0#柴油为例,目前全国柴油批发均价保持在8000元/吨左右,而全国柴油最高零售价不过7625元/吨。

按照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目前已经迎来又一次调价的时间窗口,若国内成品油零售价再次上调将配合国务院会议缓解油荒的“行政干预”,加快油荒情况的缓解。

尽管如此,钟健表示,解决“油荒”困局,已不能仅仅是应急性地提高两大巨头的产量,更应该适当修正现行调价机制和进口机制。不少专家认为,民营油企对于市场的灵敏度更高,资源配置也更加灵活,打破石油垄断,引入竞争,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油荒”问题。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发改委检查组摸底 油荒源自两巨头限供